台灣社群論壇

 找回密碼
 註冊
搜索
查看: 190|回復: 0

[原創] 草根陈劲松:正当合理的社会财富差距范围是3-8倍(修订)

[複製鏈接]
發表於 2017-5-22 18:39:47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Push to Facebook Push to Plurk Push to Twitter 
草根陈劲松:正当合理的社会财富差距范围是3-8倍(修订)





收入差距过大  贫富两极化   财富素质   收入分配制度  





创造多少,拥有多少。

创造多少财富,拥有多少财富。



创造财富与拥有财富对等,呈正相关关系。这才公平。但是,当下全球收入差距过大、贫富两极化十分严重。导致这种现象的因素,包括人的财富素质因素的差异,和不公平的制度因素。







一、导致贫富差距的因素



(一)不公平的制度因素



不公平的制度,是社会收入差距过大、贫富两极化的主要的、根本的原因。



现在真正的有钱人:资本家,是靠剥削他人来为自己赚钱。而剥削之所以能够持续进行,就在于制度的保护。



一是全球现行的不公平的收入分配制度,将员工投入的劳动,与股东投入的资本,两者共同作用所创造的净利润,全部划归给了股东——这是全球所有国家收入差距过大、贫富两极化的根本原因。不公平的收入分配制度,造成了合法的剥削。净利润是员工与股东共同创造的,股东凭什么独占?



二是其他制度。比如融资贷款制度——有钱人融资贷款容易,没钱人融资贷款难,这加大了收入、财富差距。比如一人一票民主选举制度——在全球现行收入分配制度没有得到纠正,资本家掌控者大量资本、企业、就业岗位、商品生产能力、经济资源等的情况下,一人一票民主选举制度必然被资本家在背后操控,由此选举出来的政治家,及其组建的政府、出台的政策、制度,必然更多的维护只占人口极少数的资本家的利益。



这些不平等的制度,导致马太效应:少数有钱人越发有钱,大多数人相比之下越发钱少。由于拥有财富的差别,又将社会撕裂成不同的阶层。政治权力上,虽然法律规定人人平等,但拥有富人阶层,却能够购买来更多的权力,更多的权利又会带来更多的财富。这充分证明了,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,仍然是一个等级社会,当今流布全球的资本主义经济制度,仍然是制造不平等社会的制度。





(二)人的财富素质因素



1、财富素质定义



在同一环境下,人们获得财富的多寡,总与一些自身的素质相关,包括勤劳、知识技能、能力等正面因素,和关系、强取豪夺手段、违背道德法律的冒险精神等负面因素。这些因素,必然导致社会个体在创造财富、拥有财富上的差异。勤劳、知识技能、能力等正面因素,草根陈劲松称之为“财富素质”。



2、主要的财富素质



这些财富素质可谓林林总总。草根陈劲松认为,最重要、最根本的财富素质有3大块:勤奋,学识与能力,创业冒险精神。其他,如运气,可遇不可求,非人力所能控制,来到时,也必须在知识能力等方面准备好了,才能抓住;如强烈的成功、致富欲望,是致富的重要动力,但也必须触发长期行动,落实在勤奋、知识技能、能力等上面,才能实现。



(1)勤奋

物质财富的创造,必须依赖劳动的投入。一定时间内,投入的劳动越多(勤奋程度越高),则创造的物质财富越多(生产率提高);如果运用新技术、新设备,致使生产率提高,依然是增加劳动投入的结果——新技术、新设备本身就是劳动的产物。以正当途径和合理合法的方法手段,白手起家的人,很大部分发迹前或事业刚起步时,都要靠勤奋工作积累第一桶金。即便是不在乎别人怎么看的温州人,在创业时,也是挑着装满假冒伪劣小商品的担子,走街串巷多年(详情参见草根陈劲松博文《温州人的秉性导致做实业失败》)。只有富豪子弟或官宦世家子弟除外。



(2)学识

正常途径下,要获得财富,先得创造财富;要创造财富,先得选择做哪一行;要做哪一行,就得懂哪一行;要懂行,就得掌握行业知识。



最近数百年,人类科技日新月异,而且发展越来越快,已经形成知识大爆炸。各学科、各行业、各职业,都形成了自己的专业知识体系,而且还在不断的发展变化,新知识新技术层出不穷。更重要的是,现在放眼全球,创新成为最重要的竞争力,人要创新,则必须具备多专业、多学科知识,较广阔的知识面。



各行各业的专业知识及专业能力,人的学识,都可以靠勤奋学习,和勤奋工作的积累得到。



(3)能力

人的能力,草根陈劲松分为基础能力和社会活动能力。



基础能力是指逻辑思维能力、数学能力、抽象思维能力、想象力、感知能力等等基本的能力,理论、学术、艺术等方面对这些能力要求较高,是个体调动自身潜力的能力。



社会活动能力是指组织能力、人际关系能力、沟通能力等等直接作用于人的能力,是针对人的情感、关系、心理、人性等方面的能力,是个体调动其他人和社会资源的能力。社会活动能力,是对人类个体与群体的人性特性的认知,与人的实践活动能力(沟通、协调、组织、动员、控制等等),加个人的性格等特性的结合体。符合个人欲望、性格等特性的能力,都可以在实践中锻炼出来。



草根陈劲松认为,人性的弱点,人类社会的不完美、不完善,导致对社会活动能力的必需性。从人类远祖群居开始,对外部大自然的利用与对抗,人类内部各群体之间的合作与对抗,到现在70多亿人口的全球化高度细分的分工与合作,以及全球性的你死我活的竞争,对社会活动能力的需求无所不在。只要需要合作与对抗,就必然需要社会活动能力。



合作与对抗,需要识人、用人、凝聚人、组织人的能力,需要人际关系能力,办事能力,处世能力;需要个人的特性:意志力、圆滑世故、心机手腕、权术权谋等。草根陈劲松认为,能力虽然是一种工具,整体偏中性,但仍然可以从价值层面进行分类。按照是否带来负面影响,价值层面可分为正面、中性、负面三个维度,各种能力主要属于中性维度,心机手腕、权术权谋等少数属于负面维度——在人性的弱点远远没有改善的情况下,为了实现崇高的目的,使用心机手腕、权术权谋,也是不得已的、必须的。



越是混乱的地方,社会活动能力越有用武之地;反之,越是制度公平健全、规范有序、公开透明程度高的地方,越不需要社会活动能力。





天分,是能力的极致状态。



天分,就是人的某种突出的能力。如果某人的兴趣爱好所需要的能力,正好是其天分所在,并以此兴趣爱好为职业,往往能够取得突出的成就,并且天天干着自己喜欢的事,生活幸福感也远远超过一般人。以草根陈劲松愚见:人人都有天分!就看是自我发掘发挥,还是自我湮灭!人只有充分发挥自己的天分,才可能实现人生价值最大化!



(4)创业冒险精神



创业冒险精神,可以转化为创业冒险行为,如投入资金创业、违背道德、践踏法律、参与政治斗争。



创业冒险精神,现在已经被媒体、专家学者、企业家们神化了,目的是为了夸大企业家们——其实是资本家们——在创造社会财富过程中的作用,以使资本家们通过不公平的收入分配制度、违背道德、践踏法律等所获得的巨额财富,显得正当合理。



创业,首先需要投入资金,面临资金损失风险;之后,就会面临减少成本、扩大利润的诱惑,从而违背道德、践踏法律;某些时候,甚至为了个人、家族私利,影响国家政策制度的公正,出卖国家、民族利益,如李鸿章,谋夺政权,操纵选举,如美国资本家集团。这都需要冒险精神才能付诸行动。



冒险的类型,草根陈劲松按照风险领域不同,将之划分为资金、道德、法律、政治四大类。其中,道德、法律、政治上的冒险是负面的;涉及资金上的冒险,有正面的,也有可能有负面的,负面的、触犯法律的归入法律类别,违背道德的归入道德类别。

参见《冒险精神类型划分表》。



  
草根陈劲松:冒险精神类型划分表.png




不管正面的还是负面的冒险,风险与收益都成正比,所冒风险越大,一旦成功,所得收益也越大。



在劳动法、环保法等法律法规执行宽松的情况下,守法企业的利润一定比不守法的低;在腐败横行的环境下,不行贿的企业一定竞争不过行贿的企业;在国企抓大放小改革时,按合理价格购买国有资产的,一定没有侵吞国有资产的成本低;在市场法规不健全或执法消极的情况下,规范经营的企业一定竞争不过不规范的企业。



劣币驱逐良币,在中国民营企业界风行。



蓝海一定比红海利润高,高科技企业一定比便利店利润高;走私商品一定比正常贸易收益高,贩毒一定比走私商品收益高。



平民阶层,要想爬升到富裕阶层,就要看投入多大、愿意冒多大风险。这个风险,从合法到不合法都有。

钱多了再拿小部分去做风险投资,那算不上是冒风险。







二、财富差距倍数模型



环顾当今人类社会现实,勤奋、知识、能力、甚至天分,任何单独一个,甚至加起来,却都不是获得最多财富的决定因素。



勤奋劳动本是直接创造物质财富的因素,那么勤奋本应是获得财富的决定因素,但是自从人类社会产生阶级以来,勤奋劳动就只是获得最多财富的阶段性的必要因素,而从未成为决定因素。只有勤奋,就只能成为杨白劳。古往今来的农民不勤奋吗?劳碌一生最多得个温饱;工厂流水线工人、建筑工地农民工不勤奋吗?又有多大比例成为了富翁呢?更冷酷的现实是,中国大陆总有一些半吊子学者、不良专家,时不时发文章,说企业老板们拥有财富多,是因为他们勤奋,工人职员财富少,是因为他们不勤奋。





办公室白领、工厂技术工程师,既勤劳又有知识,但一辈子,也就解决吃穿住行、生老病死,有点存款救急罢了;企业管理人员有学识有能力,有成就的科学家、艺术家,充分发挥了自己的天才,也不过是不差钱、比一般人生活优渥、多点积蓄而已,也够不上有钱人。甚至远远比不上娱乐明星,更别说其幕后的老板了。



反倒是创造、利用不公平的收入分配制度的资本家,违背道德、践踏法律、谋求掌控政治的资本家,较少付诸实际劳动创造财富的资本家,成为了世界上最有钱的人,拥有少则几亿、多则万亿的财富,比普通人高出几千倍,甚至百万倍。

真是“十指不沾泥,鳞鳞居大厦”,“绫罗绸缎者,不是养蚕人”。



在当今,贫富两极化,极少数人拥有不合理、甚至不合法的天量财富,成为全球现象的时候,却没有一个直观的、从财富差距倍数上,判断社会财富差距范围是否合理的方法、标准。所以,必须要设计一个合理的社会财富差距倍数标准,以衡量一个国家、地区、经济体内部的社会财富分布的差距,是否处于合理范围内。

有感于此,草根陈劲松设计了财富差距倍数模型。



财富差距倍数,是指在通过完全正当的途径,以合理、合法、合乎道德的方法,凭借社会个人的勤奋、学识、能力赚取财富的情况下,因社会个人财富素质的差异,导致所拥有财富的差距的合理的极限范围。如果一个经济体、国家、地区内部的实际财富差距,超过这个合理的极限倍数,就说明其财富分布是不合理的,财富差距是过大的。财富差距倍数模型,就是计算合理的社会财富差距倍数的极限范围的模型。



财富差距倍数模型的优点是,能够明确辨别,社会财富差距超出极限倍数范围的,就一定是不合理的。当然,在社会财富差距极限范围之内,也可能有许多不正当不合理的获得财富的情况,但这不是财富差距倍数模型的衡量目标。



设计步骤,首先列出基本水平状态,并设定分值;其次是列出三大财富素质的各种细分状态;并对各种状态赋予分值;再据以计算正当合理的财富差距倍数。





1、基本水平状态与分值设定



对于三大财富素质的水平状态,可以归纳为4类:低于平均水平、平均水平、高于平均水平、极限水平。

再给各水平状态赋值,以平均水平为1,间隔为0.5,其分值依次设定为:0.5、1、1.5、2。则各分值性质依次为:低于正常值、正常值、合理差异值、极限合理差异值。



超过极限水平为不合理状态,赋值2.5,为不合理起点值。

参见《水平状态与分值定义表》。


草根陈劲松:水平状态与分值定义表.png











在现在高科技时代,完成完整的基础教育的标准,为完成高等教育,即大学或高等职业院校毕业。



对于没有读过书、不识字的人,是完全没有机会获得较多财富的,甚至来到城市就会寸步难行;普通教育未完成的,基本流向是工厂流水线、商业服务员、工地工人等知识技术含量低的工作,获得较多财富的机会偏低;完成完整的基础教育,但随波逐流型的人,从事不适合自己工作的人,通过长期努力,一般在职场会成为资深专业人士、中基层主管等,解决衣食住行生老病死外,略有盈余财富;完成完整的基础教育,持续努力于适合自己的工作的人,通过长期努力,可以达到一般专家、资深管理人员的程度;获得良好环境机会、充分发挥了自身天分的人,通过长期努力,往往成就突出,如管理组织能力强的超大企业高管、抓住宏观趋势机遇的商人、作出杰出贡献的科学家等。





2、三大财富素质状态细分及赋值



(1)勤奋程度

用每天付出的工作、学习的时间长度来衡量。可归纳为4种状态,其状态及分值设定为:每天工作4-5小时以内为0.5;每天工作7-8小时为1,每天工作9-12小时为1.5,每天工作12-16小时为2。每天工作超出16小时,必然是难以持续、不合理的。



(2)学识能力

学识与能力都是通过勤奋学习与工作得来,属于同一层次,专业能力往往是学识与能力的结合体,所以放在一起。



按难易程度,可归纳为四个递进层次。其状态及分值设定为:低于一般知识水平与能力为0.5;具备一般知识水平与能力为1,如普通专业从业人员;具备较高知识水平或较高能力为1.5,如一般专家、学者、资深管理者;具备极高知识水平、或极强能力、并且天分得到充分发挥为2,如顶级专家、学者、领袖。天分得到充分发挥是人类的极限。



(3)创业冒险精神

如上所述,创业冒险主要分为合理与不合理两类。按风险大小设定,风险越大、分值越高。

创业冒险精神的合理部分,主要为资金冒险,其状态及分值,依照风险由小到大,依次设定为:只谋生,不创业投资为0.5;余钱投资、闲时创业为1;投入全部身家、精力为1.5;投入全部身家、精力,并大量借贷为2。



创业冒险精神的不合理部分,是违背道德、践踏法律、操控政治等,所能谋夺财富,是难于衡量的,所以除了起点,不设分值。依照风险由小到大,依次为:



敢于违背道德、利用法律制度的不公正、利用法律制度漏洞,设分值为2.5;

敢于触犯经济劳动环保类法律;

敢于触犯刑法为(豁出自身性命或伤害个别他人性命);

敢于损害公众生命安全、背叛民族、出卖国家;

敢于颠覆、谋夺政权。





三大财富素质的细分状态极其赋值,参见《财富素质细分与赋值表》。




草根陈劲松:财富素质细分与赋值表.png








3、财富差距倍数计算



三大财富素质在获取财富上共同发挥作用时,并非是累积效应,而是乘积效应。所以总分值以乘积计算。



平均水平的总分值为1(=1×1×1);

高于平均水平的总分值为3.375(=1.5×1.5×1.5);

极限水平的总分值为8(=2×2×2);

不合理起点总分值为10(=2×2×2.5)。



需要说明的是,实际中,在勤奋、学识能力、创业冒险行为上,并非一高都高、一低都低。农民工在学识能力、创业冒险行为两方面,可能低于一般水平,但是在勤奋程度上却高于平均水平;科学家在勤奋、知识两方面高于平均水平,对投资创业却未必感兴趣;商人在投资创业冒险上必然高于一般,但是在勤奋、学识上就未必了。所以,在勤奋、学识能力、创业冒险行为三个方面,都达到极限水平的人,是极其稀少的,都处于低于平均水平的人,也是难寻。



以总分值代表所应得财富,以社会平均水平为基点,可以得出:

社会财富差距的合理倍数的理想范围,为3倍左右(=3.375÷1);

社会财富差距的合理倍数的极限范围,为8倍(=8÷1);

社会财富差距的不合理倍数的起点,为10倍左右(=10÷1);





结论:

一个地区、一个国家、一个经济体、乃至全球内部,社会财富差距在3-8倍以内时,是基本合理的;超过10倍,则是不合理的。





4、判断方法步骤



(1)计算经济体内实际财富差距倍数

以经济体内,最富裕的1%、5%、10%的人或家庭,所拥有的平均财富数额,除以其余90%的、50%较不富裕的、最不富裕的10%的人或家庭,所拥有的平均财富数额,得出经济体内的实际财富差距倍数。



(2)对比

以经济体内全部的实际财富差距倍数,对比正当合理的社会财富差距倍数:3-8倍,对比不合理的财富差距倍数起点:10倍左右。

如果所得全部的实际财富差距倍数:



都在3倍以内,则此经济体内部的社会财富差距、收入差距,处于最佳状态;

都没有超过8倍,则此经济体内部的社会财富差距、收入差距,处于合理的范围内;

有1个达到10倍左右,则此经济体内部的社会财富、收入差距,就已经处于轻度不合理的状态;

大多数都远远超过10倍,则此经济体内部的社会财富、收入差距,就处于严重不合理的状态。







三、全球实际贫富差距倍数



1、全球1%的人占据近50%的财富,50%的人,占据不到1%的财富



瑞士信贷银行《2014年全球财富报告》显示,2014年全球财富263万亿美元,其中,最富裕1%人口,占据全球财富的48.2%,最富裕10%人口,占据全球财富的87%,50%较不富裕的穷人,占据全球财富不足1%。

公开数据显示,截止2014年年中,全球人口约为72.4亿人。



由此可以计算出,占全球人口1%、10%的最富裕人口,占全球人口90%的中产及穷人、占全球人口50%的穷人,对应的人均财富依次为:1750912美元,316036美元,5247美元,727美元。

参见《全球人均财富分布表》。



草根陈劲松:2014年全球人均财富分布表.png










2、全球富人与中产及穷人的财富差距为60倍、334倍、435倍、2410倍!



进而可以得知,占全球人口1%的最富裕人口,其拥有财富,是占全球人口90%的中产及穷人的334倍,是占全球人口50%的穷人的2410倍!占全球人口10%的富裕人口,其拥有财富,是占全球人口90%的中产及穷人的60倍,是占全球人口50%的穷人的435倍。

参见《全球贫富差距倍数计算表》。





草根陈劲松:全球贫富差距倍数计算表.png






60倍、334倍、435倍、2410倍!任何一个,都远远超过10倍!都远远超过了社会财富差距不合理倍数的起点!这凸显了全球范围内,巨大的贫富差距。除了世界近代史上的军事侵略抢劫、奴隶贸易,现代的经济殖民、金融掠夺,不公平的收入分配等制度,以及由这些原因导致的西方国家在科技、经济先发优势,还有什么合理的原因吗?







四、中国实际贫富差距倍数



1、中国家庭最富裕的10%,占全国资产(居民)60.6%,最贫穷的10%,占全国资产(居民)0.10%。



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家庭金融调查研究中心《中国家庭财富的分布及高净值家庭财富报告》数据显示,2013年,中国家庭中,最富裕的1% 、5%,平均家庭资产分别为1630万元、650.7万元,中国家庭最富裕的10%,占全国资产(居民)60.6%,最贫穷的10%,占全国资产(居民)0.10%。



另据社科院李扬团队撰写的《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2015》报告显示, 2013年国家总资产691.3万亿元,其中,居民资产占比29.4%。国家卫生计生委发布的《中国家庭发展报告2014》显示,中国家庭数量达4.3亿户。



由上可计算得出,中国家庭中,最富裕的1% 、5%、10%,平均家庭资产分别为1630万元、650.7万元、286.43万元,另外90%的中产及贫穷家庭的平均家庭资产为20.69万元,最贫穷的10%家庭的平均家庭资产,只有4727元。

参见《2013中国家庭平均财富分布表》。



草根陈劲松:2013年中国家庭平均财富分布表.png








2、富裕家庭与中产及贫穷家庭的财富差距为14倍、31倍、79倍、606倍、1377倍、3449倍!



进而可知,占中国家庭数量1%的最富裕家庭,其拥有财富,是占中国家庭数量90%的中产及贫穷家庭的79倍,是占中国家庭10%的最贫穷家庭的3449倍!



占中国家庭数量5%的最富裕家庭,其拥有财富,是占中国家庭数量90%的中产及贫穷家庭的31倍,是占中国家庭数量10%的最贫穷家庭的1377倍!



占中国家庭数量10%的最富裕家庭,其拥有财富,是占中国家庭数量90%的中产及贫穷家庭的14倍,是占中国家庭数量10%的最贫穷家庭的606倍!

参见《中国家庭贫富差距倍数计算表》。




草根陈劲松:中国家庭贫富差距倍数计算表.png






14倍、31倍、79倍、606倍、1377倍、3449倍!任何一个,都远远超过10倍!都远远超过了社会财富差距的不合理倍数的起点。尤其是富有的家庭,与10%最贫穷的家庭的差距,606倍、1377倍、3449倍,真是天差地别!除了中国所施行的不公平的收入分配制度、以及其他倾向资本家的政策,和对中西部地区、农村地区、老少边穷地区的基础设施、教育、医疗等投入的偏颇,还有更好的解释吗?







五、呼吁



不管是中国,还是放眼全球,贫富差距都是巨大的,远远超出了合理范围,并且近年来仍在持续扩大。

我们无法回到过去改变历史,但我们可以改变现在的行为,从而改变未来。



我们现在,当然不能通过实施军事侵略抢劫、奴隶贸易的方式,来平衡世界财富分布,这即不人道,也会带来战争,破坏难得的和平;经济殖民、金融掠夺等也不合理。

我们也无法在短期内改变全球70多亿人的学识、能力差距。



但是,我们可以改变不公平的制度!

一个国家内部,导致贫富两极化的罪魁祸首,就是全球各国现行的、人为扭曲的、不公平的收入分配制度!



在和平合理的前提下,只有各个国家实施彻底公平的收入分配制度改革,才能缩小国家内部,富裕群体和其他群体的收入、财富差距,使收入差距处于合理范围,遏制住国家内部贫富差距扩大化,以从根本上解决诸多社会矛盾。同时,也消除发达国家跨国公司对落后国家地区的抽血,缩小国家、地区间的收入、财富差距。



草根陈劲松设计的《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方案:净利润新分配法》,不仅能够完全、彻底地解决社会收入差距过大、贫富两极化的问题,而且实施极简单:只需将企业净利润,由现行的股东侵占职工应得部分、完全独自占有,变更为股东、职工两者共同占有;将对净利润的分配,由股东独享,变更为股东、职工两者共同分享,使企业股东与职工,共同享有净利润、分红、股权即可。其他一切不变!





呼吁中国政府实施收入分配制度改革!

呼吁中国政府实施《净利润新分配法》!





草根陈劲松联系方式:

微信号:XMBX666;

QQ号:1965166509;

微信公众号:草根陈劲松



“七免社会”文章体系:

《中国应建成“七免社会”》
《免费住房、免费医疗、免费教育、免费养老、免费就业方案概要》
《收入分配改革方案:净利润新分配法》
《公平社章程》

《免费持股、免费分红——怎样实现?》
《全民精英化免费教育改革方案(修订)》
《正当合理的社会财富差距范围是3-8倍》
《土地私有的渊源》
《怎样振兴传统武术——体育教育国术化》

新增網頁1

Push to Facebook Push to Plurk Push to Twitter 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註冊 |

本版積分規則

小黑屋|免責聲明|台灣社群論壇

GMT+8, 2017-6-23 16:43 , Processed in 0.088780 second(s), 23 queries , Xcach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